• 成人美图
    暴力虐待
    都市生活
    校园春色
    不论恋情
    小说系列
    玄幻武侠
    偶像明星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永久发布:yoooku.com

    冬天。

      窗外,雪花飞舞,冷风刺骨。天色已经不早了,满园的树木枝桠交错,沾上
    了厚厚的雪白,都被暮色揉成了昏暗的一片。前后的窗户是大开着,迎进屋子里
    的不仅是冰冷的意,还有更多的暗。

      那盏老旧的台灯竖立在桌子上,没有人去打开它。衬着在风里飘蕩的窗纱,
    像个修长的黑色剪影。室内的空气寂静而沈闷,寒意和暮色也在同时加重着。

      男主阿蒙坐在沙发上,原来握在手上的酒杯,早不知何时的掉落在地上,他
    眼光无意识的看着窗外,被数不清的昏暗裹在其中,他从午后就这幺一直坐着,
    屋子里早已经没有了温度,但他始终穿着单薄的长体睡衣,这会儿的身体早已不
    胜寒力。可是他无意于移动,就想这幺一直静静的。

      一会儿,门打开了,光线也射入进来,门口处,妻子阿兰刚从医院回来,手
    里拿着一张手术证明书,她静静的看着阿蒙,心头恩爱之情瞬间孕育而生,她缓
    步来到了阿蒙的身边附身蹲下,容颜轻轻的依靠在阿蒙的膝盖上,长发及腰的静
    止着。

      阿蒙偏过头,轻轻的抚摸着妻子的长发,目光看向了那一片夕阳,似乎感到
    外边的冷风已经没有了凉意,暮色仿佛更佳娇艳了,那张放在茶几上的人工流产
    证明书被吹向了窗外,不见蹤影,这一切都已过去,而崭新的生活在等待着他们!

      开端:

      昨夜莫名的一场大火把阿蒙的酒吧烧成了灰烬,阿蒙坐在了地上,苦涩接连
    而来。远处,妻子边跑边叫着丈夫的名字,到了跟前儿阿蒙也没有起身。

      妻子蹲下身来,双手轻握着阿蒙的小臂,「老公,别灰心,你振作起来,我
    们可以从新再来的!」

      妻子说话安抚着阿蒙。此时的阿蒙心中那美好的愿景破碎了,这是他几年来
    积攒下的心血,是对未来美好动力的依仗,是一切的向往!结果,付之一炬。

      「哎……」一声叹息表达了阿蒙的千言万语!他和妻子同时站了起来,最后
    看了眼那一片狼藉,低下头,在妻子的依扶下,落魄的转身离去。

      一个月后,阿蒙以白菜的价格卖掉了酒吧,酒家的追讨让阿蒙的资金所剩无
    几,他在到处寻求帮助,想重整旗鼓。可是,朋友的缺席,亲戚的避让,一眨眼
    间阿蒙的世界全变了,昔日的恩歌笑语不在重现,只有那嘲笑,旁观,寡亲在耳
    伴着他。

      一周后的阿蒙,身体忽然失去了力量,摇摇欲醉的从此在家中不思劳作,整
    日关在屋子里喝着劣质的白酒,昏昏沈沈的……

      下午时分。

      阿蒙躺在了床上,双眼就这幺一直的盯着天花板,懒散在空白中。这时,开
    门声响起,「老公,我回来了。」妻子热情洋溢的声音响起。

      她走了进来,把一大堆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阿蒙看了过去,这是妻子一天
    的工作所得,现如今的他却靠着妻子打散工来养活自己,心里过意不去的同时过
    多的是感激,他从床上起身走了过去,一把拉过妻子,双手环绕在妻子的腰肢上,
    亲了下妻子的额头,然后就这幺一直定格的看着她。

      这是妻子最喜欢的亲密方式,她此刻的表情充满了情动之意,双眸润光四射
    的看着阿蒙。

      「老公,快趁热吃吧,一会就凉了。」妻子轻轻的说道。可她的手却渐渐的
    放在了阿蒙的腰上,感受着熟悉的喜爱,闪烁着真挚的眸光。阿蒙没有动,他也
    在感受着此刻。—至少我还有她—阿蒙心里一直就这幺想着……

      柔情过后的阿蒙坐了下来开始了狼吞虎咽,旁边的妻子一直在看着他!阿蒙
    长的很帅气,脸部棱角分明,有着丝丝的儒雅之气,说是美男子都不足为过, 1
    米 7的身高修长匀称,中号肩宽和灵活的双臂有着温软的包裹感,在俊俏的脸部
    下,尖尖的下巴刚好能抵住自己的额头,这些不仅让妻子再生初心纯情,种种的
    过往使她的脸上逐渐红润了起来。

      在楞神过后,发现阿蒙此刻正在看着自己,帅气的模样让妻子的双眸忽闪了
    几下,赶忙低下了容颜,心手跳动着,香唇送进了一小块食物轻嚼着,脸部在逐
    渐加热中。阿蒙掰扯了一个鸡腿,送到了妻子的面前,然后低头开始大口咀嚼着。

      妻子的香唇两边翘了起来,双眸瞟向了阿蒙,睫毛弯弯。这时两人再一次的
    四目相对,阿蒙满嘴的油腻不动了,呆傻着问号。时间在停止的那一刻,妻子的
    小手放在了鼻下,轻轻的笑了下。

      阿蒙不知所以,就这幺傻看着。妻子道:「慢点吃,我去给你倒点水喝」。

      当妻子起身走开后,阿蒙的嘴巴又开始了活动。而他身后倒水的妻子看向了
    阿蒙,那狼吞虎咽的背景让她的脸上显露出极喜的惹人爱。

      他们结婚已经 5年了,阿蒙比她小两岁,21岁的他那时候还是个小酒保,一
    次酒吧的邂逅让两人认识了彼此。

      那时的阿蒙就开始喜欢上了她,而她对阿蒙那憨帅的模样也颇有好感。酒吧
    来玩的人很多,其中不凡有很多疯狂追求她的有钱人,阿蒙不会花言巧语,又没
    有钱,他很着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环绕在锦衣华服的周围,皱眉苦脸的擦拭
    着手中的酒杯。

      阿蒙的表情尽收在她的眼底,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她无时无刻的有心向往在阿
    蒙的面前,想深入认知他的一切。他们不时的相互观望,但她走不开,而阿蒙则
    低下了头默默的跳动着心脏!

      阿蒙对她是情有独钟的,在心心相印的气息中,在月老弯眉染指的安排下,
    交织的红线拉扯让她走到了阿蒙的面前,他们的眼眸四射在一起,碰出了爱情的
    火焰。他们在过后的交往中也从熟悉到心领神会,最后心手相握的走向了婚姻殿
    堂。

      她不是富家子女,只是临时的小职员,这让阿蒙甚为感动,在戒指喜绕手指
    的那一刻,阿蒙觉得自己的一生值了。阿蒙不善于耍话,不过他那帅气的模样和
    憨态诚恳的表现就足以得到她的认可,她认为内向男孩的心是火热的,是真挚的,
    是可以托付的。是比那些花言巧语而又内心饑渴的雄性动物强 10倍100倍的。

      过后的生活让他们甜蜜亲赖的照顾着彼此,但更多的是妻子对阿蒙无微不至
    的体贴,鼓励和支持。她在主导着阿蒙的舒心惬意,这让阿蒙的心里很热,并一
    往无前的投入到酒吧的事业当中,发誓要买一所大房子给妻子住,买更多的心意
    给妻子。但,祸福有命,在经过这个事情后,囊空如洗的阿蒙有些回不过神儿……

      过后,他们撂下了碗筷。

      「阿蒙,我们出去走走吧。」妻子说道。

      「老婆,我有些累,想休息……」阿蒙还没有把话说完,妻子一把就拽住了
    阿蒙的胳膊,调皮又不失娇爱的拉着阿蒙就往外走。

      阿蒙知道,这是妻子想让自己出去散散心,看着妻子那关怀的殷切期待,沈
    闷的阿蒙只能心随爱妻之意走了出去,往目的地驶去。

      海岸边耸立着巨大的礁石,礁石与礁石之间,是柔细的沙滩,海浪扑打着巖
    石,发出裂帛般的呼啸,沙子在海浪的前推后拥下被带来又被带走。阿兰抓住阿
    蒙的手臂,赤着脚在海浪中一步步的走着,那些白色的浪花在他们的脚背上化成
    许许多多的小泡沫。

      阿兰擡起头,对着阿蒙喜悦着微笑,高兴的说:「阿蒙,我是那幺那幺的爱
    海,它很神奇,不是吗?」小兰说道。

      阿蒙点了点头算作是认同了。妻子见状离开了阿蒙一段距离,站在了浪花的
    中央,海风让她的连衣裙翩翩起舞着,配合着绝美的容颜,在夕阳的光辉下,像
    是在影动着芳华绝貌。

      「阿蒙,我漂亮吗?」妻子微笑着说道。

      「漂亮,你是最漂亮的。」阿蒙的话音有些沈闷,但确实是真诚的。

      「骗人,你不说实话。」妻子装作生气的模样。

      她低下了头,脚趾在海浪中动来动去,像一条白色的银蛇。阿蒙见状,来到
    了妻子的身边,柔情万种的说:「小兰,你不知道你笑起来有多好看,多笑笑,
    我想看。」

      阿蒙诚恳的说道。妻子低下的容颜狡猾的眉毛舒展开来。阿蒙挽住了她的细
    腰,他们在海滩的浪花中平肩而行,当路过一块礁石的时候,一个海浪卷了上来,
    差点溅湿了她的衣裙,她尖叫着,笑着跑上岸去,站在海浪所不及的地方大笑,
    没有缘由的笑着,仿佛只是为了她想笑而笑。

      绕过了一片礁石,她忽然失去了蹤迹,阿蒙走了过去,却没有发现妻子的身
    影,这时,妻子在另一侧冒出了头,捂着香唇哈哈的笑着,阿蒙快步走了过去,
    同样没有见着,仿佛刚才看见的是虚幻的倩影。

      阿蒙的心情被调动了起来,他追了过去,她又隐在另一块礁石的后边,就这
    样,他们在礁石与礁石间兜起了圈子,迷藏在其中。

      最后快要被发现的妻子夹带着难以压抑的轻笑,径直的跑了出去,百灵鸟般
    的笑声在海岸线上欢快的唱鸣着,气急的阿蒙快速的追了过去,他们一前一后畅
    快的奔跑着。阿蒙跑在妻子的跟前,抓住了她,两人一起滚到在沙滩上面,喘着
    气,笑着,叫着。然后,一下子,两人都不在笑了,只是深深的,深深的凝望着
    对方。

      阿蒙把阿兰的双手深深的压在沙子中,情动的吻着妻子的香唇,随后依附在
    妻子的胸前,心中感激着妻子给她带来的美好,这是无法分享而又带不走的东西
    ……

      夕阳即将落下,两人携手同行着,在这浪漫典雅的爱情节点上,两人心中都
    装着彼此,装着彼此的未来。潮汐轻轻的退去了,貌似它不想打扰两人的亲密情
    感,阻碍他们的前行方向,只是在一旁倾听着他们的细语,微笑绽放着层层叠叠
    的浪花。

      「阿蒙,看,海水退潮了」,阿蒙偏过头望了过去。

      「潮起又潮落,好时光匆匆过。」妻子再次的和阿蒙说道。

      「是啊,潮起又潮落,人生的真谛。人总有失去的,得到的,想要的,时光
    匆匆,岁月如梭,美好快乐的一切是需要倍加珍惜的,这是某些东西无法衡量的。」

      阿蒙的心中在思考着,渐渐的,释然着,最后他那头上的沈闷消失在潮落中,
    应声而来的是清澈的目光。

      「小兰,我们出去玩吧,好久没有出去散散心了。」

      「好啊,好啊,明天我们就出发吧!」妻子高兴的答应着,背手紧握的在前
    边跳动着,更多的是她对阿蒙心情好转的欣喜之态。而阿蒙则是在小兰的身后看
    着,对于他来说,更多的是感动!

      第二天上午,一夜缠绵的两人怀抱在温床上,阳光射了进来,照向了他们的
    脸颊,他们都已醒了,睡意在松动,只是他们不愿意离开彼此,带着洗礼后的淡
    淡微笑,朦胧在性福的软床上。

      阿蒙睁开了双眼,看了过去,妻子小兰在他的胸前依恋着,像个乖巧的小猫。
    阿蒙的手掌抚摸着阿兰那白嫩的细臂,她鼻子动了动,渐渐的,露出了微笑,靠
    的更紧了。阿蒙亲了下阿兰的额头,看着天花板,回想着幸运和福气。慢慢的,
    他们回笼觉迷在一起,平静而温馨……

      日上三竿,阿兰率先醒了过来,此时正在阿蒙那帅气的脸上画着圈圈,很认
    真的那种,不一会阿蒙就被画醒了,他在瞇着眼享受着妻子的动作。

      「大帅哥,该起床了,太阳都照到屁股上了!」小兰说道,

      这时她的手指在阿蒙的鼻尖上来回的摩擦着,有些淘气,有些不怀好意的越
    来越快。阿蒙睁开了眼,答应了一声,然后快速的压在了小兰的身上,双手并用,
    嬉闹了起来,他们此时的心情很不错,床单被褥散落在地上,枕头在空中飞舞着,
    尖叫声和大笑声在房间中回蕩着,赤身相对,追逐打闹在意犹未尽中。

      累了,两人就躺在床上休息着,喘着气,不时不吃亏的拍打着彼此。最后阿
    兰躺在阿蒙的肚皮上,像是已胜利者的身份举起了双臂,小手掌对着天花板打着
    手势,然后又落下,双手交叉在胸前,手指跳动着。

      阿蒙累坏了,每次的打闹他或多或少的总是吃亏,不是他闹不过,因为他甘
    愿这样,即使力量在加重,他总是有所保留,最后在美人的挥动中俯首称臣,然
    后在挑起战端,持续在小孩子的玩乐中。

      窗户是关着的,外边的鸣笛声此起彼伏,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屋子里很热。
    阿兰起身想去打开窗户,被阿蒙拦下了,他主动的,谨慎的移动到窗户的位置,
    小心的左顾右盼着,后边的阿兰见状,轻笑了起来。

      阿蒙见周围的环境很安全,他大开了窗户,微风袭来,心旷神怡。回头看了
    看阿兰,上下移动着目光。阿兰见状,原本开放式的自己,突然间变的拘谨起来,
    然后,徘红了一片。阿兰道:「不许看,阿蒙坏蛋,转过去!」

      阿蒙道:「不转,我喜欢看,好看!」

      「哼,坏蛋!」说着阿兰就往浴池中走去,徘红的容颜带着自然的微笑效益。

      阿蒙看着妻子的离开,活色生香,美不胜数,真实的展现了女人独有的轮廓,
    光滑圆润,细腻洁白,紧凑弹嫩,这些都在阿蒙的眼前缭绕。她的脚步轻盈而优
    雅,移动的秀发就像在空中飞舞着,艺术品的结晶让阿蒙的阳刚激励出欲望的呼
    唤,生动的桥梁直达深处。他,沖进了浴池。里边传来了抵抗的温柔,渐渐的,
    被沐水沖刷成育人姿态。

      下午时分。

      「老婆,好没好,你想美死几个啊!」阿蒙催促道。

      此时阿兰正在化妆台前打扮着自己,如盛开的荷花,出淤泥而不染。当听见
    阿蒙的声调时,「哎呀,别急,讨厌。」妻子回头瞪了阿蒙一眼。

      就这一下,这让阿蒙精神抖擞的流连忘返,阿兰太美了,他忍不住走了过去,
    双手触摸着阿兰的秀发,看着镜子中的美妻。

      「好了,好了!」阿兰边说边顺势轻捋两遍柳条般的长发,站了起来。

      「就你急!」阿兰生气道。阿蒙呵呵的傻乐着。

      「你笑什幺?」妻子问道。

      「阿兰好看!」阿蒙回到。

      阿兰听到后很开心甜蜜,她挽住了阿蒙的手臂,喊了一声出发,两人来到楼
    下发动了汽车,向着旅游社驶去。

      这座城市是旅游胜地,而阿蒙他们去的地方是最繁华的地段,人流十分的喧
    哗。一个个旅游团在旗帜的带领下,陆续的穿梭在车水马龙之间,体验着即将到
    来的休閑与放松。

      此刻,在另一侧,阿蒙和妻子正在浏览着琳瑯满目的旅游广告,货比三家的
    挑选着。

      阿蒙刚刚破产,所以两人还不想挑选套餐多而贵的旅游团,只是游走在低位
    价格的旅行社之间,听着导游华而不实的介绍。

      已经过了 1个多小时了,两人还没有选好,是比较郁闷的。而就在这时,不
    远处,一家看似有些规模的旅行社此时正在做着宣传,扩音设备的音量很大,盖
    过了人流涌动的喧闹声,吸引了过多的人流前去。

      原来这家旅游公司此刻正在扩展业务,宣传合作景点的旅游项目,名额有限,
    给予4折优惠,地点是一个人迹罕至的旅游胜地,邮轮接送,纯凈游,送3小时SP
    A ,特色篝火晚会等一系列优惠活动。

      当听完这些后,阿蒙和阿兰被吸引了,随后他们在一起商量着,觉得这家旅
    行社很实惠,最后做出了决定,只见已经有不少人都已经交钱报名了,阿兰催促
    着阿蒙赶紧报名,阿蒙快速的挤进拥堵的人流中,幸运的是,到了阿蒙的手上,
    已是最后两张优惠券。

      在阿兰期待的目光下,阿蒙来到她的面前,晃了晃手中的票子,阿兰接过票
    单欣喜着,这样的价格不仅让他们可以承受,还能更好的游玩,最重要的,是他
    们可以一起享受着二人世界。

      到了暮夜,阿蒙和阿兰坐在旅行社的长凳上等待着工作人员的安排,他们往
    返取回的行李已被托运上船,此时正在一起喜悦着。

      俊男靓女在这里引起了不少的瞩目,特别是阿兰的吸引力,最美女人花,从
    含苞到雕谢只是瞬间芳华,从吐绿到叶落只是倾城一夏。

      如今,阿兰的青涩早已不複存在,时间的滋养让她犹如开放的花蕾,生如夏
    之花的灿烂,是倾国倾城而风姿绰约的美女,出水芙蓉花,漂亮一词在这里是在
    贬低她的容貌,即使是现在她还轻带着鸭舌帽。

      阿兰的脸上铺着一层淡淡的妆容,化得刚好的眼影,那粉嫩的嘴唇性感完美,
    尺寸刚好,标準的瓜子脸,聪明的杏仁眼,一头青丝黑发披在肩上直达腰间,发
    梢柔软而弯曲,就等摘帽后衬托出的蓬松性感,靓丽人间。

      那胸前斑点整体三色蕾丝的长款紧身体恤将她那原本就白皙的皮肤衬托的更
    加的白嫩,在这炎炎的夏日,洁白的肌肤和完美的曲线总是让她的意愿留念出了
    年轻的奔放,让女人烦扰的 S型身材环顾在她的周围。她那2尺2的腰间盈盈一握
    若无骨,缓缓抚下盘有情。

      在丰盈的胯骨下,修长洁白的美腿将她那挺饱的臀部修饰的更佳丰盈圆润,
    紧致挺翘。唯一让她苦恼的是,她那挺拔的 G胸,在外人的关注下,何时不再徘
    红,不在羞涩。

      不过,此时,在胸前衣着斑点的掩盖下,自然融合,玉立芳华,从此不在桃
    红,也不容侵犯。这对男女在一起是如此的般配,甚至触发了男性情侣的比对双
    飞,或许这就是运气吧。

      翁……

      邮轮的鸣笛声在外边响起,紧接着一个身穿海蓝色的导游小姐走过来,督促
    着大伙循序的上了游轮。阿兰和阿蒙来到预订的客房,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阿
    兰一下躺在了床上,大声的尖叫着,然后快速的起身,在舷窗位置高举双手兴奋
    的看着。

      阿蒙也很高兴,他跟了过去,双手触摸着阿兰的小腹,同样也看着外边。船
    鸣笛的声音再次的响起,船在缓慢的移动着,离繁华的城市越来越远,驶入海洋
    深处。这时,舷窗的周围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火花飘落在了大海之中。

      「放烟花了,阿蒙,我们出去看看吧?」阿兰说。

      「走,去看看。」

      甲板上,集中了很多的人群,男男女女都在注目着天上的美景。

      「哇,好漂亮啊!」阿兰兴奋的叫着。

      她牵手阿蒙跑到了栅栏边,这时,一连贯的烟花直奔长虹,在夜色中闪烁出
    亮丽多彩的颜色,引来了一片喝彩惊叹之声。随之而来的是主持人的开场白:
    「女士们,先生们,请允许我说两句,我谨代表自己,船长老夏和他的船员,热
    烈欢迎你们乘坐梦想少女号的处女航。」

      「哦……啊……」——乘客们高昂开心的吶喊着。「在这艘油轮上的几十名
    工作人员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让你们梦想变为现实,就在今晚,看到大家,
    如此美丽,如此优雅,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大家让我的梦想成真,也同时祝愿大家
    也能够心想事成,万事如意,为了大家,为了梦想少女号,美好时光永驻!」

      嗖……又是一连贯的烟花在空中飞舞,在乘客一片喝彩中,紧接着载歌载舞,
    杂耍杂技,以及可口的食物陆续的来到平台上,大家的心情都被调动在快乐之中。

      阿蒙和阿兰穿梭在人流中,他们相互送着口中的食物,和其他人一起鼓掌喝
    彩,合影留念,玩的不亦乐乎。一直到深夜,两人都在意犹未尽中回味着,在房
    间中兴奋的睡不着觉。

      在大海中,原先风平浪静的海面,蕩漾着。流离失所的海鸥在远处鸣叫着,
    像离弦的箭一般从远处飞过来,叫声逐渐消失在远方。驾驶舱内,船长老夏和 3
    副正在喝着小酒,侃着黄嗑,抱怨着以前工作上的得失。

      「妈的,上一次在浅海的那批走私货要不是叫海警包圆了,兴许这时候老子
    正在吃香的,喝辣的呢!」

      「行了,夏哥,要不是你反应快,直接跳海了,弄不好现在你在局子里蹲号
    子呢。」——三副。

      「我反应快,靠,你小子比黄鼠狼还精,第一个跑的就是你,跑的时候也不
    大声招呼下我,害得我差点被抓」——老夏。

      「当时我不是没有看见你吗,时间来不及了」——三副。

      「切」——老夏。

      「夏哥,别生气了」——三副随手给老夏点上了一根烟,「哎,真怀念在港
    口的那个时候」——老夏。

      「是不是想王寡妇了,呵呵,你发现没,船里有个小妹子,哇塞,真特幺绝
    了,还和我照过相」——三副。

      「嗯?我看看,呦呵,这小妮子水灵,波大,哎呀,真过瘾啊」——老夏。

      「夏哥,是不是想……」——三副。

      「打住,这可不是以前啊,此一时彼一时,你小子可别胡来」——老夏。

      「哎呀,我就说下嘛,閑着也是閑着。」——三副。

      「不过这小妮子真不错,他要是这样……在这样……啊哈哈!」

      老夏和三副,就在他们夸张淫谈的时候,天空中下起了连绵的小雨,远处闪
    烁着雷电光影,驾驶舱内的卫星天气系统闪烁着红色的感叹号,风暴即将来临,
    而此时的他们还在意淫手机中的美女阿兰,这时候,兴起的他们各自看起了老相
    好的自拍视频,殊不知危险即将来临。

      走廊深处的一间客房中,阿蒙和阿兰在温床上看着今天的自拍,说着之前发
    生的趣事。一段时间后,或许是兴奋的缘由,或许是酒精在作怪,阿蒙的手贱贱
    的放在了阿兰的大腿处滑摸着,温唇在阿兰的脸上像枝条般的柳过。

      「干嘛!阿蒙?」小兰问到。

      「嘿嘿,阿兰,我们要个孩子吧!」阿蒙回道。

      「哎呀,这是在船上啊!」阿兰。

      「没事,在那不一样,来,亲亲!」阿蒙。

      「不要,坏蛋!呀!哈哈……」阿兰阿蒙。

      「等一下,我先去洗个澡,哎呀,就你猴急。」

      阿兰,挣脱后,阿兰走向了浴室,回头看了一眼阿蒙,着急的模样让她忍不
    住轻笑了起来,然后飘然的走向浴间的门口,在关门的时候,丰满苗条的身型在
    门框即将合上之时,曲身划出了优美的圆圈,挑逗着阿蒙的心情,就在阿蒙欲动
    的想要进去时,插销声响起,终止了蒙动……

      20分钟过后,淋雨中的阿兰感到船在轻轻的左右摇摆着,没有在意。可时间
    越长,空间的摇摆在加重着,过后,浴室中的洗发水掉在了地上,紧接着阿蒙的
    敲门声响起,很急切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阿兰简单收拾好后,开了门,面前的阿蒙突然向右边一闪,闪在了旁边,接
    着阿兰看到台灯忽暗忽明的在地上断断续续的闪烁着。

      「阿兰,快出来,我感觉不对劲。」——阿蒙。

      「啊?怎幺了」——阿兰。

      「你看外边」——阿蒙。

      阿兰随着阿蒙的目光看去,只见舷窗的外面,汹涌澎湃的海浪拍击着船体,
    溅起一阵阵浪花,外面乌云密布,每当电闪雷鸣之时,甚至能看见海洋的波澜起
    伏,兇猛无比,衬着雷电交加,像是被点燃了,在无底的大海中燃烧着。

      这时门口处传来了喧哗声,阿蒙打开门,看见经理正在劝说安慰着乘客,乘
    客们都很紧张,在解说下,小孩的叫声,大人的议论声,生气声,害怕声乱作一
    团。而在他们上方的驾驶舱内,老夏一筹莫展的看着罗盘和气象卫星。

      「真倒霉,出师不利,丧气!遇上 8级台风了,就这破船,还没到边缘,肯
    定翻了!」——老夏。

      「那怎幺办?老大?」——三副。

      此刻他们的位置已经快要到达红色警戒区域,即将面临更大的风暴。

      「哎,来不及了,弃船吧,在等下去,连一线生机都没有了」——老夏。

      「这……」——三副。

      「还楞着干吗,不跑等死啊」——老夏气急道。

      「那他们?」——三副。

      「靠,自己都保不住了,还浪费时机管别人的死活,你想做活菩萨就去做,
    死了别怪兄弟我没提醒你!」——老夏。

      「哎,老夏,等等我……」——三副。

      他们连警报也没有做,穿上救生衣,匆匆跑向了船弦的位置,準备卸下皮艇。
    而就在他们离去的时候,驾驶舱内,对讲机里传来了经理询问的声音……

      走廊里的乘客在经理的劝说下,陆续的回到了屋中。阿蒙合上门后,发现妻
    子在舷窗前,她回过头,「阿蒙,你快过来看看。」——阿兰。

      阿蒙走了过去,只见外边有两个人在船舷处準备卸下救生艇。阿蒙一眼就认
    出其中的一个人是船长老夏,而另一个被阿兰认了出来,正是和她留过影的三副。

      只见他们一个上了皮艇撤绳子,另一个很急切的摇动着拉桿。看到此情景,
    阿蒙和阿兰马上就猜想到这二人的目的是什幺。

      阿蒙说道:「阿兰,快穿上衣服,我去告诉经理一声。」

      「老公,小心点。」——阿兰。

      阿蒙开门后飞快的跑向了经理室,可是发现没有人,正当準备返回时,只见
    一个人从另一头的舱门跑了出来,浑身湿漉漉的,他匆匆在柜子中取出了一件救
    生衣后,然后原路返回的跑了出去。

      阿蒙一眼就认识那个人,正是经理,从他的动作来看,这让阿蒙心中冒出了
    不好的念头,他赶紧跑回卧室,妻子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在看见经理他们在外边
    忙碌着逃命。

      「老公,你快看!是经理。」——阿兰。

      阿蒙看了看,赶紧拉住了阿兰的手,「老公」——阿兰轻道。

      「别说了,快跟我走!船好像有危险了,他们在逃命」——阿蒙。

      此时的船摇晃的更佳厉害了,甚至听到了船体滋拉滋拉的声响。在驾驶舱内
    的仪表上,邮轮的坐标即将进入红色区域……

      阿蒙拉着阿兰飞快的向前跑着,大声叫着,顺便敲着客人的房门,游客出来
    后,阿蒙把刚才的情况告诉了众人。有的害怕,有的不相信,有的因为被打扰而
    谩骂着,更有甚者要动手打阿蒙。

      阿蒙没办法,先把救生衣给妻子穿上,随手给自己拿来一件,然后大声的说
    道:「你们相信我好吗,我真的看见他们逃命了,大家赶紧逃命吧!」

      「餵,你不要乱说。真的吗?你看船晃的这幺厉害,一旦……不会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只有零星的几人过来取了救生衣,阿蒙把救生衣全部
    都拽到地上。

      「大家快来,把……」——阿蒙。

      轰隆隆咯吱吱的声响传来,船体已30度角倾斜着,所有人都晃在一旁。突然,
    有人喊道:「船要沈了,我看见船长他们在逃命!」——乘客。

      众人听到后,嘈杂声乱作一团,时后乘客无不争抢着救生衣。轰隆隆咯吱吱
    ……

      「阿蒙,我们快走吧」——阿兰催促道。

      当阿蒙领着阿兰来到外边,海水迎面扑了过来,漫天的乌云伴随着裂开的狂
    风,他们被袭到了一旁。

      「阿兰,你没事吧?」阿蒙说道。

      「老公,我没事!」阿兰回道。

      在扶起阿兰后,阿蒙左顾右盼着,眼见船长老夏他们在另一头,阿蒙带着阿
    兰在狂风的肆虐下,不断的跌倒爬起,向着他们跌撞走去。就在这时,在不远处,
    一个滔天大浪酝酿而成,巨浪排空汹涌无比。阿蒙和阿兰都以看见。

      「老公!」阿兰轻声道。

      「别怕,有我在!」阿蒙硬声道。

      来不及过去了,阿蒙让妻子扶好栅栏,在离自己几米处有一个救生圈,阿蒙
    爬了过去,摘下后,回到妻子的身旁套在了她的身上。

      阿蒙知道妻子不会水,自己脱下了上衣,连带着救生圈一起系在了阿兰的身
    上,防止阿兰脱手。

      「老公,你的呢?」阿兰问到。

      「没事,我会水,我就在你身旁」阿蒙回道。

      阿蒙看了看那巨浪滔天,此时已经来不及了,更来不急过多的感动,阿蒙牵
    着阿兰的手,来到船舷边,先让阿兰越了过去,浪花在拍打着他们,只要一不留
    神,就会被卷下水中。

      最后,阿兰死死的拽住阿蒙的手,阿蒙也握的很紧,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后,
    在巨浪来临之前,纵身跳下,渺小的远去。

      而船长老夏他们,在即将完成下降时,经理看见了那庞大的巨浪,一心逃命
    的他,胆战心惊的顺着绳子而下,率先一越,跳到了皮艇上,可是,带来的摇晃
    让上边的三副不慎坠入海中,在老夏的咒骂中,他正在快速的解开绳索。

      这时船长老夏也发现了巨浪,他纵身一跳,把住了绳索,顺势而下,可是,
    经理的绳索早已解开,船长老夏扑了个空,直线落入水中。

      甲板上,陆续出来了部分乘客,哭喊着,摔倒着,被迎面而来的巨浪吞噬了,
    船体瞬间侧翻,渗水而入,走廊来不及逃出的乘客被沖了回去,而经理也被邮轮
    的侧翻砸入了水中。

      巨浪挥下,由于它过于巨大,阿蒙和阿兰也被波及其中,在那一刻,阿兰紧
    紧的抱住阿蒙,眼中出现了决然之色,阿蒙喊着让阿兰和他快速的向前游动,海
    水灌入口中,呛住了阿蒙,也覆盖了这对夫妻。

      远处的邮轮在挣扎着,逐渐的,那点光明消失在黑暗之中。天空中传来了撕
    裂般的怒吼,闪电就像狰狞的刀戈,它怒不可遏不停的搅动着黑色的海洋,在咆
    哮中,闪着愤怒的光芒。

      在狂暴的海水之下,支吾着声响,一对生命在挣扎着,他们都已经很累了,
    渐渐的,相拥而睡,入梦境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阿兰翻了个身,在家中习惯的抱住了旁边酣睡的阿蒙,
    只不过,却抓不住真实的感觉。阿兰迷糊的睁开了眼,耳中传来了叫声,逐渐的
    清明,发现四周的环境异变,雾气腾腾,一只海鸥在救生圈上拍打着,然后离去。

      阿兰环顾着四周,却没有看见阿蒙的身影,她焦急了,大喊着阿蒙的名字,
    可无人回应,她哭了。

      就在这时,她听见远处有人在叫着她的名字,渐渐的清晰,那是她熟悉的声
    音,阿兰马上大叫着对方的名字,游动着,随着距离的加近,阿蒙的身影出现在
    了阿兰的面前,还带来了一根漂浮的木头,他们喜极而泣,拥抱着。

      在一个日夜过后,雾气还没有散去,他们就这幺漂着。哗啦的一声响,紧接
    着又一声,阿兰率先醒了过来,只见面前一个背鳍潜出水面,阿兰眼睛瞪大,使
    劲的拍打着阿蒙,阿蒙醒来后也是惊恐失色,只见一群群鲨鱼从他们的身边经过,
    甚至有几条大个的在打转观察着他们。

      阿兰害怕,搂住了阿蒙,鲨鱼数量太多,触碰到了他们的身体,阿兰尖叫着,
    它们太多了,又有几条在旁边虎视眈眈,时间久了,恐生事端。此时的阿蒙让阿
    兰扶住木头别动,然后深深看了一眼阿兰后,阿蒙游向了那几条虎视眈眈的鲨鱼
    位置,「来啊,吃我啊,吃饱了好滚蛋……」

      阿蒙叫喊着,不停的拍打着水面。阿兰明白了,她大声的叫着,想让阿蒙回
    来,但她不会游泳,艰难的移向阿蒙的位置,眸中带着雾气。可就在这时,鲨鱼
    群突然集体转向,走开了。

      阿蒙不知道为什幺,他来到妻子的身边,在阿兰泪水的捶打下,时后,呵呵
    的傻笑着。就在阿蒙觉得自己很幸运的时候,扑通,一条巨大虎鲸飞跃而起,随
    之而来的是它的家庭成员,阿蒙吓着了,也明白了。

      在妻子以性命同双的威胁下,阿蒙发誓答应妻子不在做傻事。于是,两人又
    漂浮了 1天,可是到了晚上,阿兰生病了,她很冷,在哆嗦着。阿蒙紧紧抱住她
    好让她暖和点,又过了一天,他们在饑饿,脱水的困扰下,已经即将力不从心,
    昏昏沈沈的。

      一个晴天的早上,在一个小岛的断崖高处,一个驼背的怪人站在这里,他看
    着远处的浮木,拿起了两根木头,连着网,离开了。

      颠簸声,风声在阿蒙的耳中环绕着,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下一下的合着
    眼皮,映入眼帘的是蓝蓝的天,和天上的鸟,接着他偏过头,看到了妻子的容貌,
    随着移动的滋拉声响,阿蒙知道他们得救了,他咳嗽了一下,缓缓的起身回头看
    去。

      「你醒拉」——怪人,阿蒙在仔细的看着,当他看清楚那个人的模样时,心
    头一跳,只见那人一个脸大一个脸小,弯弯的背上还有着一个大包,阿蒙心中想
    到:「怪物!」

      「别动了,我拉你们到安全的地方。」——畸形男


                                      &nbs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永久发布:yoooku.com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永久发布:yoooku.com